Generic selectors
    精准匹配
    按标题搜寻
    按内容搜寻
    按标题搜寻
    Search in pages

    大阪三星名厨米田肇发起防止餐厅倒闭请愿 日本政府若再无作为 餐厅将无以为继

    采访:Jocelyn Chen 陈庆华

    编辑:Jasmine Huang/Juliette Zhu

    资料搜集:Saya Deng

    图片来源:餐厅/官方机构发布

    截至4月4日,日本感染新冠肺炎人数达到3,360人,造成89人死亡,原本疫情最严重的北海道现在已经趋缓,但拥有1,400万人口的东京似乎出现大流行迹象。日本餐厅、主厨以及其他民间组织开始发起自救运动,协助餐饮业度过难关。

    日本经济产业省、厚生劳动省于3月上旬推出了三项餐饮业扶助政策,分别是贷款、保证金和员工薪资补助。对符合最近一个月的营业额较去年同期降低10%以上的中小企业,给予1000万日元的贷款额度,实行基准利率,7年内偿还;对符合最近3个月的营业额较去年同期减少5%的中小企业,在各地的信用保证协会可以享有一般保证额度之外的总额2亿8000万日元为上限的80%的保证金;餐厅如需制定休业计划,首次休业时间在1/24~5/31期间,大公司补助员工薪水的1/2,小公司补助2/3。

    日本地方政府虽有推出上述政策,但是落实困难,周期太长。大阪米其林三星HAJIME主厨米田肇、柏屋主厨松尾英明、以及Office musubi的铃木裕子三人在Change.org网站(点击链接,助力请愿)上发起了向政府的请愿宣传活动,目前已有超过10万人签署。

    大阪米其林三星主厨米田肇, @米田肇 INS

    米田肇积极游说自由民主党,@米田肇 FB

    针对这份《防止餐馆因新冠病毒而破产》的声明,米田肇在其FB上声称,员工薪水补贴实际上只能拿到54%左右,而不是如政府宣称的2/3那样。

    米田肇在接受TastyTrip创办人陈庆华(Jocelyn Chen)采访时回溯了他发起请愿的初衷,“现在日本要求餐厅实行自我约束,但却不落实相应的补偿措施。约束和补偿是应该同时进行的,但是日本几乎什么也没做,每天就发了两枚口罩。餐厅渐渐支持不下去了,关闭的餐厅每天都在增加。虽然有薪资补助政策,但是手续非常复杂,一般都要3个月才能领取到补助金。奥运会延后到明年,可能都没有餐厅能够存续到明年。为什么日本没有和国外一样的同时实行隔离和配套的补助措施呢?我想尽快得到租金和薪资的补助,才向国家发起了联名请愿。”

    东京米其林二星餐厅Florilège主厨川手宽康同样也和陈庆华提到,目前政府对餐厅的亏损尚无任何补助,仅仅是无抵押贷款。当然,根据情况可能会有一些救济方法。然而客户每天都在减少,而Florilège可能会倒闭。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,许多一流的餐馆都将破产。

    Florilège主厨川手宽康于2019年在上海和主厨Riccardo La Perna四手联弹

    东京二星法餐L’Effervescence主厨生江史伸, @L’Effervescence INS

    东京二星法餐L’Effervescence主厨生江史伸对就业补助的申请以及贷款发放的时间提出很大质疑,他提出“目前是为了大众的健康安全和经济安全的考虑。两者是相辅相成的,不能一味地确保安全而不顾经济,餐饮业的上下游关联企业众多,中间一环倒下了,会引发链锁效应,扩散到更广大的群体引发经济问题。”

    东京米其林两星人气名店Den主厨长谷川在佑(Zaiyu Hasegawa)告诉TastyTrip ,“DEN仍然照常营业,但我们遇到了严重的问题。政府不清楚对餐馆应该提供哪些协助。没有提供任何补偿,但是政府鼓励人们不要外出,并建议餐馆不要营业。

    东京米其林两星人气名店Den主厨长谷川在佑

    对于我们来说,我对我的员工以及农产品,渔获供应商的生计负责,更不用说我们的日常开支和房租了。对我来说,只要客户还在,我就需要开店。餐馆不仅是吃饭的地方,而且还是人们获取健康和精力的地方。在这困难的时刻,可以帮助我思考做饭的意义,当我看到顾客透过用餐得到健康和感到满意,让我由衷感谢。我认为最好的情况是由政府提供补偿,我们可以在没有任何担忧以及疑虑的情况下闭店。我认为与病毒作战是集体责任,不应有任何赢家或输家。”

    政府呼吁减少外出以及民众对疫情的担忧加剧,即使没有禁足令,日本餐馆早已生意骤降。根据TableCheck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三月接受调查的4,347家餐厅平均每日预订量同比下降40%,10个人以上的预订取消比例上升3.6倍。许多东京的寿司店因业务大降,都已决定停业,连带影响丰洲市场摊商,一些市场供货商表示业务大减7~8成。

    陈庆华认为日本政府太慢太被动,“日本餐厅的chef owner比重很高,他们大多背负了贷款,现金流很紧张。日本的西餐厅实则定价合理,无法外卖,这次疫情对西餐的冲击会更大 。知名度以及实际收入不一定成正比,相比于一些日料米其林餐厅已经开始做外卖了,但是西餐做外卖的难度很高。当Florilège主厨川手宽康对我说如果拿不到补助贷款,他可能会倒闭,对于第一线的餐厅,我真的觉得很意外。

    三月份的时候我跟东京二星法餐L’Effervescence主厨生江史伸, 稍微提到了餐厅营运状况,当时他告诉我一开始有大量的外国客人取消,但后来也被日本客人预订满了,L’Effervescence毕竟还是日本tabelog金奖的餐厅。但随着目前无法营运的状态,现金流紧缩许多,餐厅可能等不到补助就直接倒闭,这也是这次米田肇发起请愿的原因。”

    日本政府迟迟不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,扶持补助程序漫长无效。对于高度仰赖外国游客的日本高级餐厅而言,疫情打击已经够沉重,原本期待的东京奥运又延期举行,今年业绩势必陷入低谷,踟蹰不前的日本政府是不是能改掉官僚作风,下达及时雨政策,可能会成为日本美食文化财产能否延续下去的最大关键。

     

    如需转载,请联系我们


    (Visited 135 times, 1 visits today)
    查看上一篇:
    意大利疫情失控见人性光辉 Da Vittorio三星主厨Enrico为医院准备爱的三餐

    贝加莫地区的医院成为了这场残酷疫情中的最...

   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