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瑞典之夏 】世界盡頭的美食朝聖之旅 重返 Fäviken

作者:Jocelyn Chen
請參考第一次拜訪 瑞典 | 我抵達了世界盡頭的米其林餐廳Fäviken  感受真實的食物
Fäviken全記錄   3分20秒


拍攝/剪輯:Jocelyn Chen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此次在歐洲渡過三個星期,在結束巴斯克Basque Country 美食之旅之後,參加了World’s 50 Best 15週年慶 ,無接縫的飛往瑞典 ,再度回訪 , 一直很好奇Fäviken夏天的樣貌,心裡也有點隱憂, 全年開放之後會不同嗎?

冬天看到一片雪白的山巔 ,去年十一月的時候湖水雖然沒有結凍,也看不出這等美麗 。

大約下午三點多,抵達後,餐廳經理給我一個野餐籃說 “你到湖邊走走吧” 野餐籃里有羅曼生菜與酸奶dressing / 野莓sorbet 提到湖邊 ,坐在甲板上享用, 好不快意 !


這裡美極了!一望無際,山間空氣清新,很久沒有感受美好的夏日氣息,感覺芬多精可以在短暫的一天吸取一年的份量。


當天溫度大約三十幾度,湛藍的天空看起來如此的不真實。如同同桌的客人,德國美食編輯Vijay Sapre說:為了他的心理健康 他每年都要來一次!

餐桌上有兩位美食編輯 ,同時有兩個訪客一位來自俄羅斯 ,一位來自德國也都舉辦美食之旅 ,我們已經快可以組織成一個聯盟了 。

這次來訪,沒有像第一次那麼震撼,但更可以把全心放在食物上,美味依舊,夏天的菜單與上次冬天時候來訪差異度大約30%不同 ,主菜肉以及魚會依季節變動,我反而喜歡這樣的安排,有幾道菜就是所謂的Umami Bomb (鮮味炸彈)。

如同上次用餐一樣 ,心裡還是冒出了一樣的想法 ,除了在日本可嘗到這樣等級的海鮮 ,就是在Faviken。 前菜小點每道以180秒上桌,這也是為什麼,廚房的計時器是以秒作為單位。

詢問Magnus Nilsson是不是覺的自己的烹飪理念跟壽司師傅很接近,他說其實以前也沒有想過,但的確有人問過類似的問題,追求新鮮最高等的食材,區域性跟風土,時間以秒計算 。


上小點的時候 廚師解說時候都會以手拍兩下 讓全場大家注意他的解說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Menu上寫著「rektún mat」,或真正的食物,食材來自餐廳24,000英畝的莊園和周邊地區。用最好的周邊地區食材(大部分是他獵捕,釣魚和配合的農場),在限制里創造最大的可能性。

他曾在其他的訪談中說:「有些來這裡的人希望像Noma 「是的,我們有一些相同的產品,我們喜歡同樣的東西,但是我們不會以同樣的方式做飯。」其實上這裡對於區域性的限制更加嚴格。

法餐的背景加上對於當地食材了若執掌。烹調手法簡單,以保留其原汁原味。醬料與菜品配合得天衣無縫。

以下是幾道讓我念念不忘的singnature菜餚:

Wild trout roe servedin a crust of dried pig’s blood 野生鱒魚卵,豬血脆塔 

新鮮的鱒魚卵是完全沒有添加任何鹽漬,非常的濃郁鮮甜,毫無腥味,搭配酥脆的豬血脆塔,魚卵爆破在口中,豐富的層次感非常的美味。

King Crab and almost burnt cream 帝王蟹和幾乎燒焦的奶油

來自挪威的帝王蟹在過去鹽烤是我最喜愛的一道方式,抹上奶油及高溫乾煎的帝王蟹最後噴灑上ättika醋,強度極高的白醋引出海鮮的鮮甜,非常的飽滿,每一口搭配「幾乎燒焦的」奶油絲毫不搶味,異常的美味。感覺冬天的質地似乎更細緻。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Meat and birch pie 肉及樺樹派,

咸中帶甜、甜中帶咸,有種微微的甜香,酥脆的派皮,很滿足。特殊的香氣,來自樺樹。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早餐的焦糖醬鱒魚肉派Pâté
永晝,感覺一天可以吃兩頓午餐 用餐時看著門口依舊有積雪的山,感覺很不真實 ,主廚Magnus Nilssion還是一樣親切,感覺今年有故人來,感覺出他的好心情,他說亞洲人還是以日本人來訪居多。雖然第二次來訪,比起其他幾位還算是新生。午夜過後天空依然明亮氣溫驟降大家裹著餐廳提供的毛毯,在外面抽雪茄飲酒,躲進帳篷取暖。


曾經在東京及香港龍吟工作過一段時間的廚師Uvis Janicenko目前也在Faviken工作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真正入冬的時候,反而上次來訪,我們幾乎大多時間躲在戶內,也許是今天的朋友太有意思,每一位都有自己的故事可以分享 。有一對兄妹分享了他們讓我幾乎落淚的故事,但這是屬於那張餐桌的秘密了。

Fäviken今年並沒有入選世界50最佳名單,但是那又如何?

今年的預定都已滿。

地窖裡面究竟裝滿了什麼?在山坡上,打開厚厚的雙門。地板上裝滿了蔬菜水果。實驗室式罐子的貨架上裝有水果和莓果發酵甜酒。其他的是保存在醋或乳清中的各類醃漬蔬菜。


即便是夏天客廳里的爐火依舊燃燒著 ,Magnus的招牌皮草還是掛在牆上 ,下次冬天來再穿吧 ,我心裡想著。


絕對不能錯過

離開的那天早上九點,我們享用了歐洲最棒的早餐 ,至少我是這麼認為。自制的醃肉白煮蛋、各式的Pâté、果醬、當地小農生產的蘋果汁、這個區域生產的乳酪,非常細緻地擺放在桌上。 餐廳人員親切的過來為你準備燕麥粥,在旁邊烤箱烘培即將出爐的果醬餅乾,每個微小的細節都是恰到好處,纖細又優雅。


去Fäviken更像是美食朝聖,這段經歷和食物是令人驚嘆的。但不僅僅是這些食物。如何抵達這裡、學習文化、廚師的技藝,都使這段經歷變得獨一無二。選擇8人Sharing table ,依舊是非常正確的決定,天知道你會遇到哪些跟你一樣為了美食(不擇手段)翻過千山萬水的同好。

事實上,整段旅程中最昂貴的部分是交通,而不是餐費。如果你問我值不值得?以過去一年中所品嘗過一百多家的(半)正式餐廳來說,記憶是無價的,我依舊可以清晰地記得自己吃的每一道菜。

一早搭了同桌用餐新朋友的便車回到機場,天氣轉涼 ,依依不捨的離開這個世外桃源…所以 明年見!

Photo Credit: Jocelyn Chen (標注之外)

Leave a Reply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Read previous post:
【巴斯克】法國人都認可 — 西班牙摘星最多名廚 Martín Berasategui

談到西班牙巴斯克地區聖塞瓦斯蒂安 (Sa...
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