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瑞典之夏 】世界尽头的美食朝圣之旅 重返 Fäviken

作者:Jocelyn Chen

请参考第一次拜访 瑞典 | 我抵达了世界尽头的米其林餐厅Fäviken  感受真实的食物

Fäviken全记录   3分20秒

拍摄/剪辑:Jocelyn Chen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此次在欧洲渡过三个星期,在结束巴斯克Basque Country 美食之旅之后,参加了World’s 50 Best 15周年庆 ,无接缝的飞往瑞典 ,再度回访 , 一直很好奇Fäviken夏天的样貌,心里也有点隐忧, 全年开放之后会不同吗?

冬天看到一片雪白的山巅 ,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湖水虽然没有结冻,也看不出这等美丽 。

大约下午三点多,抵达后,餐厅经理给我一个野餐篮说 “你到湖边走走吧” 野餐篮里有罗曼生菜与酸奶dressing / 野莓sorbet 提到湖边 ,坐在甲板上享用, 好不快意 !

这里美极了!一望无际,山间空气清新,很久没有感受美好的夏日气息,感觉芬多精可以在短暂的一天吸取一年的份量。

当天温度大约三十几度,湛蓝的天空看起来如此的不真实。如同同桌的客人,德国美食编辑Vijay Sapre说:为了他的心理健康 他每年都要来一次!

餐桌上有两位美食编辑 ,同时有两个访客一位来自俄罗斯 ,一位来自德国也都举办美食之旅 ,我们已经快可以组织成一个联盟了 。

这次来访,没有像第一次那么震撼,但更可以把全心放在食物上,美味依旧,夏天的菜单与上次冬天时候来访差异度大约30%不同 ,主菜肉以及鱼会依季节变动,我反而喜欢这样的安排,有几道菜就是所谓的Umami Bomb (鲜味炸弹)。

如同上次用餐一样 ,心里还是冒出了一样的想法 ,除了在日本可尝到这样等级的海鲜 ,就是在Faviken。 前菜小点每道以180秒上桌,这也是为什么,厨房的计时器是以秒作为单位。

询问Magnus Nilsson是不是觉的自己的烹饪理念跟寿司师傅很接近,他说其实以前也没有想过,但的确有人问过类似的问题,追求新鲜最高等的食材,区域性跟风土,时间以秒计算 。

上小点的时候 厨师解说时候都会以手拍两下 让全场大家注意他的解说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Menu上写着“rektún mat”,或真正的食物,食材来自餐厅24,000英亩的庄园和周边地区。用最好的周边地区食材(大部分是他猎捕,钓鱼和配合的农场),在限制里创造最大的可能性。

他曾在其他的访谈中说:“有些来这里的人希望像Noma “是的,我们有一些相同的产品,我们喜欢同样的东西,但是我们不会以同样的方式做饭。”其实上这里对于区域性的限制更加严格。

法餐的背景加上对于当地食材了若执掌。烹调手法简单,以保留其原汁原味。酱料与菜品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以下是几道让我念念不忘的singnature菜肴:

Wild trout roe servedin a crust of dried pig’s blood

野生鳟鱼卵,猪血脆塔 

新鲜的鳟鱼卵是完全没有添加任何盐渍,非常的浓郁鲜甜,毫无腥味,搭配酥脆的猪血脆塔,鱼卵爆破在口中,丰富的层次感非常的美味。

King Crab and almost burnt cream
帝王蟹和几乎烧焦的奶油

来自挪威的帝王蟹在过去盐烤是我最喜爱的一道方式,抹上奶油及高温干煎的帝王蟹最后喷洒上ättika醋,强度极高的白醋引出海鲜的鲜甜,非常的饱满,每一口搭配“几乎烧焦的”奶油丝毫不抢味,异常的美味。感觉冬天的质地似乎更细致。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Meat and birch pie

肉及桦树派,

咸中带甜、甜中带咸,有种微微的甜香,酥脆的派皮,很满足。特殊的香气,来自桦树。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早餐的焦糖酱鳟鱼肉派Pâté

永昼,感觉一天可以吃两顿午餐 用餐时看着门口依旧有积雪的山,感觉很不真实 ,主厨Magnus Nilssion还是一样亲切,感觉今年有故人来,感觉出他的好心情,他说亚洲人还是以日本人来访居多。虽然第二次来访,比起其他几位还算是新生。午夜过后天空依然明亮气温骤降大家裹着餐厅提供的毛毯,在外面抽雪茄饮酒,躲进帐篷取暖。

曾经在东京及香港龙吟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厨师Uvis Janicenko目前也在Faviken工作

Photo Credit : Vijay Sapre

真正入冬的时候,反而上次来访,我们几乎大多时间躲在户内,也许是今天的朋友太有意思,每一位都有自己的故事可以分享 。有一对兄妹分享了他们让我几乎落泪的故事,但这是属于那张餐桌的秘密了。

Fäviken今年并没有入选世界50最佳名单,但是那又如何?

今年的预定都已满。

地窖里面究竟装满了什么?在山坡上,打开厚厚的双门。地板上装满了蔬菜水果。实验室式罐子的货架上装有水果和莓果发酵甜酒。其他的是保存在醋或乳清中的各类腌渍蔬菜。

即便是夏天客厅里的炉火依旧燃烧着 ,Magnus的招牌皮草还是挂在墙上 ,下次冬天来再穿吧 ,我心里想着。

绝对不能错过

离开的那天早上九点,我们享用了欧洲最棒的早餐 ,至少我是这么认为。自制的腌肉白煮蛋、各式的Pâté、果酱、当地小农生产的苹果汁、这个区域生产的乳酪,非常细致地摆放在桌上。 餐厅人员亲切的过来为你准备燕麦粥,在旁边烤箱烘培即将出炉的果酱饼干,每个微小的细节都是恰到好处,纤细又优雅。

去Fäviken更像是美食朝圣,这段经历和食物是令人惊叹的。但不仅仅是这些食物。如何抵达这里、学习文化、厨师的技艺,都使这段经历变得独一无二。选择8人Sharing table ,依旧是非常正确的决定,天知道你会遇到哪些跟你一样为了美食(不择手段)翻过千山万水的同好。

事实上,整段旅程中最昂贵的部分是交通,而不是餐费。如果你问我值不值得?以过去一年中所品尝过一百多家的(半)正式餐厅来说,记忆是无价的,我依旧可以清晰地记得自己吃的每一道菜。

一早搭了同桌用餐新朋友的便车回到机场,天气转凉 ,依依不舍的离开这个世外桃源…所以 明年见!

Photo Credit: Jocelyn Chen (標注之外)

如需转载,请于后台留言

或直接联系我们[email protected]


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查看上一篇:
【巴斯克】法国人都认可 — 西班牙摘星最多名厨 Martín Berasategui

谈到西班牙巴斯克地区圣塞瓦斯蒂安 (Sa...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