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s for 三月 2017

英国|胖鸭子的童心之旅

在我还是学生党时,胖鸭子便已名声在外:2004年成为全英国第三家米其林三星餐厅;2005年还获得圣培露世界50佳餐厅(World 50)榜单的第一名(当然,那时候这榜单更是偏狭至极)……某份实习时认识一个在英国读书的朋友,她向我们描述了在胖鸭子的用餐经历。印象最深的便是海螺中的iPod,食客在品尝这道菜时,要戴着耳机倾听海洋的声音。转眼间很多年过去了,当我坐在桌边拿起耳机的那一刻,又想起了当年的那场闲聊……

6月北西班牙巴斯克米其林圣地13星之旅

巴斯克人拥有独特的语言——巴斯克语,与西班牙语以及周边拉丁语族的语言毫无联系,甚至可能不属印欧语系。

在高阶餐厅之外,以小料理酒馆形式的Tapas或是巴斯克区(Basque Country)的Pintxos 或(Pinchos),却也是精采万分,丝毫不逊色。这个独特的地区与西班牙其他区域留给人们的印象截然不同。巴斯克人也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,说着最古老的欧洲语言、过着最典雅的美食生活。

【谢忠道专栏】松露之城 寻找白松露!

清晨从Castello di Santa Vittoria旅馆房间窗口看出去,意大利Piemonte的葡萄园的优美线条在晓雾的轻纱里起伏,更远处,是亚平宁山脉背景,几天前刚降了雪,白色山头浮在天际。视野里渐层的灰,黑与白,让风景看起来像一张漂亮的黑白照片… 如果不是天空开始渐渐变蓝的话。

【亚洲 50 最佳餐厅典礼​直击 】主厨交流大舞台 , 40名之后淘汰风险大

2017 年亚洲 50 最佳餐厅颁奖典礼于上个月 21日在曼谷圆满落幕,一如既往地让所有人都意犹未尽,对所有产业内的人而言,就像埋头苦干了一年,最后以一场狂欢舞会作结,除了抱回奖项之外,在主办单位为期两天的活动平台上,让业内人士做足了业界交流,若以交流意义来看,亚洲50 最佳餐厅仍然非常成功。

中国米其林指南前总监:我既不客观,又不公正

上海的米其林指南发布了。结果不出我的预料,我不是说上榜和评星的结果,这个我猜不透,我是说公众的反应,有惊讶者,有欣慰者,有毁之者,有誉之者。

陈述我的观点之前,首先我要声明,因为我曾经在米其林工作了近十年,而且其中有三年负责米其林指南的业务,所以我的观点既不客观,又不公正。

可是说到美食,谁又可以说自己是客观而公正的呢?

【谢忠道专栏】闲扯2017法国版米其林 (下)

其实"被诅咒的厨师"不是只有离开AD的这几位,近几年最为食评家和媒体打抱不平的要算四季饭店Le Cinq餐厅前主厨Eric Briffard.他从Hôtel Vernet被挖过去四季后,功力大增,表现判若两人,他在Le Cinq的那几年 (2008-2013)得到的评价超过许多老三星。和JFP一样的命运,年年都被点名三星,但是年年落空。2014年他心灰意冷离开餐饮界去蓝带教书了.他的离去是许多人(包括我)选巴黎餐厅时一个不小的遗憾。

【曼谷​】亚洲人气第一 ,Gaggan 2020年将移往日本福冈

二月份Tastytrip在曼谷尝试亚洲最佳50(Asia’s 50 Best)名单上的多家餐厅,有惊喜,有让人失望,透过饮食来了解当地文化,无论喜爱与否都是一种经验的累积。食旅家Peray在曼谷负责为我们解说每一餐,现在透过他的相机,我们一道一道的回味在Gaggan用餐的体验 。

【谢忠道专栏】闲扯2017法国版米其林 (上)

话说2月9日是法国版米其林的正式公布日期,广受期待。尤其是今年保密功夫到家,滴水不漏,谣言满天。发表会隔天,米其林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全法国星级餐厅的分布图。有家小餐厅拿到一星,buffet午餐12.5欧元吃到饱。有没搞错?当天餐厅收到一堆订位要求,电话被打爆了。

【上海​】尘埃落定,谈谈上海唐阁(2017年米其林三星)

从来没有实质性地参与过唐阁上海分店菜品的讨论。之前传闻纷纷扬扬时,也只是理性讨论唐阁上海分店获得米其林三星的可能性和争议点。结果言中,米其林指南确乎硬要在上海的第一本指南中搞出个三星餐厅。

这个争议不可谓不小,一则唐阁的香港本店获得三星已让本地老餮十分费解,上海店从风评上也未超越本店;二则上海本该是淮扬菜、浙江菜的天下,有人质疑如何唯一的三星竟是粤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