筑地市场搬家为何变成一场进退两难的地狱决定?

内容授权取得自Nippon Café 来日珈琲馆

“原定11月7号筑地市场要移转到豊洲新市场的这件事,决定延期。”

号称“日本的厨房”、“东京的厨房”的筑地市场,自开业至今已达81年,为了老旧、脏乱与腹地狭小等理由,东京都政府决定将其搬迁至不到十公里外的“豊洲市场”。

每天有600多家相关业者在筑地市场进行贩卖与交易,加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游客,要搬迁这个世界闻名的水产市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

但就在各方达成共识,预计在今年11月7号完成移转时,刚因为前任东京都知事(市长)因政治经费不当使用丑闻下台,而补选上任的新知事小池百合子,却在上个月31号,宣布延期移转日,而且延期到什么时候也没确定,这导致市府与市场厂商们各执立场,双方炮火隆隆形成对立,也让这座80年老市场的命运更加扑朔迷离。

457421920

Source:FujiTV

 

1118344973

Source:FujiTV

在小池知事投下延期这颗震撼弹过后两个多小时,现今筑地市场协会会长伊藤裕康——或许另一个称号比较响亮:“筑地老大”——立刻召开了记者会。这位筑地老大气疯了头,宛如小池知事就坐在台下一般,他用辞严厉地破口大骂。

“为了要搬迁,我们负担了大量成本,也是说着『没办法了,大家一起努力吧』这样进行到现在了。然后现在突然说『我不管了,我要改变方针』,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不要开玩笑了!”

为了搬到新地点,水产业者们卯起来投资的金额高得吓人,光是两栋巨型冷藏库就超过了120亿日圆,加上30亿日圆网路设备与冷冻装置50亿圆,这还没有计算进行搬迁时需要多负担的人事与交通费用。

如此巨大的搬迁成本,延期一天所造成的损失都是难以想像的金额。上周三中午,代表市场内运输水产厂商的“东京鱼市场卸协同组合”也召开了记者会,表达了不只是大老生气,连小业者也负担不了延期成本的悲愤。

“我们听到了知事宣布延期的发言,说真的大家都很震惊,为了11月7号的开幕,所有业者已经团结一心地在准备,就在同时听到了延期的发表,真的感到非常的失望。现在东京都政府连后续对策都没有跟我们沟通。”

 

“现在大家都为了11月7号而努力,请一定按照既定日期开幕!”

但就在上周二小池知事参加日本记者具乐部的会谈时,似乎是针对这场她引起的风暴,作了以下发言。

“改革如果不会掀起涟漪的话,那就不是改革了。我要做的,就是掀起一场惊天巨浪。”

话说回来,延期这件事除了造成成本的巨大损失之外,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弹,其实还有更深远的来龙去脉。

筑地市场的搬迁不是一时一刻的决定,事实上在开业近40年时(1972年),随着进驻业者的数量与进货量的增加,就已经有了类似的讨论。

原本是预定将筑地市场内的部分水产业者移转到品川的大田市场去,将青果与加工品业者留在筑地市场,借以达到分流的目的。

但水产业者对此决定有非常大的反对,对于专跑筑地市场这样大型批发市场的运输业者来说,大田市场所预定进驻的水产业者只有部份而已,还是有许多业者仍在筑地市场,在筑地送完货后还得再跑到十几公里外的大田市场去,根本无法实质达到分流的效果。

 

而对大田市场来说,占地范围旁就是水鸟栖息地,为此还缩减了市场范围,划分为生态公园。对于保护环境来说是一件好事,但对市场规模而言,原本设定的160个店位却因此被削减至100个,导致大田市场就舒缓筑地市场的业者爆满问题来说,根本是杯水车薪。

 

好吧,搬迁不成,那就想办法重建更新筑地市场吧!但要穿着衣服补衣服格外困难。

对于厂商来说,光是为了工程先暂停营业,然后将冷藏存货移至别处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而对于市府与市场公会来说,也得想办法决定在工期中要缩减营业规模或是干脆关门休息。不仅如此,在筹备期不断飙升的整修预算,以及各方支付款项的比例讨论上,大家也都吵翻了天。

到此时已是平成8年(1996年),整修计划已经大改了6次,最终做成了“工程期缩短、工程预算缩减、维持市场基本运作”这样要马儿跑又要少吃草的完美计划。想当然耳,过了两年,整修计划又失败了,又回到了将市场迁移到别处的讨论上。

 

可以看到在这20几年的讨论里,现地整修与迁移别处的声音互相角力,而预算、工期、与市场机能是最重大的考量要素。最后终于在平成11年(1999年),两派争论算是尘埃落地。

总结现地整修派的立论在于:

1.能够活化并继续利用市场周边的都市机能。

2.筑地市场的交通便利性无可取代。

3.希望能够维持长年来市场的传统地位。

但事实是,现地整修的工期估计将会花上20年以上的时间,在这段期间由于市场仅剩的空地不多,在进行大规模整地作业时,各业者没有太多作为缓冲的设备暂存空间,势必对市场机能会造成重大影响。

 

另外,整修的工程费也比进行搬迁来得巨大,如果整修是为了建设满足未来数十年需求的新市场,则像是电子竞价场或更新冷藏通运路线等各种新建物设计,都会令高额工程费预算更加膨胀。

 

而最重要的,先前提到的筑地交通便利、周边的都市机能、与悠久传统带来的观光客,都会因为大型整修而进入的重型机具而变得更加混乱。而筑地市场的内部材质构造,因为无数的小整修与过去建筑方式的关系,已知有大量的石灰,如果进行整修工程,非常容易扬起粉尘,不但有施工上的危险,更容易导致市场内的渔获污染,这也令人担心。

 

因此,就在第六次改进筑地市场环境会议的2年后,2001年终于做成了最后结论:筑地市场将进行完全移转。旧有筑地市场地将保留原来就可自由出入的“筑地境外市场”(这里有许多游客喜爱的餐厅),并且建造纪念筑地传统的设施。

 

往后“日本的厨房”就要落脚在豊洲地区。而虽然花了40年才讨论出结果,但这不代表争议平息,此后才是重头戏的开始——依然是场充满争吵、协调与官怒民怨的混乱戏码。

终于要搬了新家,但新地方却似乎无法令人安居乐业。

 

能够容纳旧筑地市场所有业者的豊洲新市场预定地,40公顷的面积比筑地市场(23公顷)几乎快大了一倍,但问题是这块地原本是东京瓦斯公司的土地,先前是作为制作瓦斯的工厂使用,工厂长年营运所产生的有害物质,已经污染了土壤与地下水。这些有害物质包含了氰化物、苯、砷、铅、汞、六价铬、与镉,根本是现代工业污染的教科书。

 

谁都不想把家里厨房盖在工业污染物上,更何况是代表日本的鱼市场。因此从2010年开始,进行了对预定地的污染调查与分析,研究报告显示土地并没有遭受大规模的高浓度污染,垂直方向的污染也没有广域扩张的现象。

 

东京都政府不但公开了所有的调查结果,还将预定地往下两公尺的土壤全部挖除,另外回填了4.5公尺的干净土壤。连地也刨了,好像在地上盖了一个海埔新生地一般,彻底地让豊洲市场改头换面。

但就在9月10号,日本共产党党团议员去调查豊洲市场的青果大楼地底,才发现原本宣称作为地基的“干净土壤”根本不存在,最下层空空荡荡的,地面还有2公分的积水。虽然东京都辩解是大众对建筑设计图有所误解,原本就没有设计大楼下会回填干净土壤。

 

这很明显与先前市民的认知完全不同,但楼也盖了,议员拍的实际照片也清清楚楚地显示毫无所谓的“4.5公尺干净土壤”。小池知事对搬迁的突然变卦该不会是因为……还有那2cm的积水是不是已经被有害物质污染…就算都政府保证工业污染没有扩散,市民对政府的不信感与愤怒就如火如荼地扩散开来。

 

而就在此新闻发表当日后数小时,小池知事当然立马召开记者会救火。果然不祥的预感命中,搬迁延期就是来自这个问题。不只如此,小池还揭露了不只青果大楼,包括水产大楼等重要设施底下通通没有回填干净土,而且原本从一开始就没有回填的打算与设计。

 

这可不是及时雨救火,完全是提油救火。如此严重的瑕疵为什么没有在一开始就与市民沟通,知事也只是说了“不了解当时的主事者为什么没有公开正确的资讯,会找相关人士确认”。虽然小池上任不过是一月有余,这样的发言当然是实话实说,但看在已经等了四十年改善筑地环境未果的厂商眼里,会有像筑地老大那样的暴怒发言,绝不是无中生事。

 

而全体筑地市场业者,这几年来为了搬家这一天所做的投资与准备,在宣布延期,而现在最快要等到明年一月才会决定何时搬迁的状况下,现在完全迷失了努力的方向。

 

虽然这件事真正的责任可能还得追查到前几任东京知事,但小池现在是在“收烂摊”的新晋市长,都陷入了政治生涯、政商关系与全市愿景的重大危机中。

 

无怪乎日本赫芬顿邮报(The Huffington Post)评论,小池知事现在“前进一步是地狱,退后一步也是地狱”,但筑地市场相关的厂商、公会、以及八十年的日本厨房深远传统,现在也都站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矛盾点上。随时可能踏入地狱的,看来不只知事小池百合子而已。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查看上一篇:
米其林美食指南来到上海,最在意的人可能会是谁?

法国人 Jeremy Biasiol 第...

关闭